<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

                      錢億琛

                      特立獨行,叛逆張揚,堅持自我的瘋狂創作者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3年02月09日 16:43:31

                      嘉興市桐鄉市求是實驗中學    八年級

                      我是錢億琛,現為桐鄉市求是實驗中學的學生。平時喜歡書法、國畫、閱讀。自以為性格比較頑固,主要體現在做事總喜歡按自己的方式來。在我看這是我最大的優點,因其讓我堅持自我并看到別樣的風景;同時也是最大的缺點,它的代價是有時要面對他人異樣的眼光,不濟一點還會被視為“病類”。我有時會嘗試著寫點東西,其靈感或思想來源多為平日之閱讀。我的閱讀范圍極有限且多為小說,其余如散文傳記、詩詞歌賦之類可謂一竅不通,所以寫出來的東西多為瞎掰亂造的別扭小說。我就好像光啃饅頭的營養不良者,生下幾個畸胎來,也不足為奇也。

                      獲獎榮譽

                      2022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21年第三屆全國青少年美術書法大賽中國畫、書法獲金獎

                      2021年全國第二屆“童芽追夢”青少年書畫大賽書法金獎

                      2020年第三屆金龜子國際兒童藝術節“朗誦大會”金獎

                      2020年浙江省第十一屆小學生課內作文大賽三等獎

                      2019年浙江省第十屆小學生課內作文大賽三等獎

                      錢億琛訪談

                      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下稱李)

                      錢億琛【2022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錢)

                      李:你的參賽作品《你沒有聽見狗叫嗎》里面有很多“暴力書寫”,字里行間透露著荒誕和魔幻,讓人不禁聯想到“先鋒文學”中的一些作品。你覺得對你日常寫作影響最大的一個作家是誰?

                      錢:這個難說。幾年前,我最初的創作都是對余華畢恭畢敬的模仿,所以《你沒有聽見狗叫嗎》(以下簡稱《你》)可能有一點模仿余華的痕跡。而余華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先鋒文學”的領軍人物,所以會讓人想起先鋒文學。但我又自覺深受胡安·魯爾福的影響(也許這在現場賽作品《旅行》中有所體現)我覺得余華的魔幻是熱烈瘋狂中的神秘,而胡安·魯爾福的魔幻是遼闊神秘中的瘋狂?梢哉f兩者共同影響了我的寫作。

                      李:你的參賽作品《你沒有聽見狗叫嗎》是在什么情況下完成的?簡單聊聊這篇小說。

                      錢:一部嘗試之作、一部傾心之作。得知主題后想過一些比較宏大的表現題材,但覺得那種充斥著作文書的范文寫起來太沒趣。后來想,何不自己搞一篇小說?于是熱情激起開始嘗試。我在構思時,文章主旨人物形象修辭等全然不顧,每寫出一點都覺得自己好了不起,還有的時候不知自己在搞啥,折騰了一個多星期,重寫三次,方熬出來《你》?梢哉f這個作品代表了半年前我的奇思幻想、創作熱情以及瘋狂與不可理喻。

                      李:得知《旅行》這個題目的時候,你的第一直覺是什么?

                      錢:哎呀這回完了!一來,寫游記散文之類是我的弱項,肯定敵不過在場諸位同學。二來,我常宅家,也沒有什么深刻的旅游記憶。想來想去只好寫小說了。當時想,旅行何必一定要溫馨美好或逍遙自樂呢?或許艱難甚至痛苦的旅行更能動人心弦。于是就有了《旅行》這篇小說。

                      李:你是從什么時候愛上寫作,并開始嘗試創作的?

                      錢:還算早。三年級開始我在班里寫作文就小有名氣。四年級時我寫了一篇童話,有2000余字,這在班里引起了極大轟動,也點燃了我的寫作熱情。從此之后我每次作文幾乎都能有三四千字,內容有的真,有的虛構,F在想想,我那時已經勇敢邁出創作第一步了啊。

                      李:當代著名作家畢飛宇在他的《小說課》中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每一位作家都有自己的基礎體溫”。你是如何理解這句話的?

                      錢:我想“基礎體溫”主要是說作家作品中的感情溫度。單獨讀一位作家寫的東西可能沒什么感覺,對比著來看,就很明顯了。印象深刻的,如張愛玲,精明得在作品中把算盤打得噼啪亂響,她的基礎溫度明顯很冷;又如余華,他的小說總有點灰蒙蒙的感覺,尤其是其早期的作品,荒誕暴力,又潮濕陰冷,“刑罰”的屢屢出現似乎昭示著一種殘酷、令人不安的力量,他在作品中解刨人物時漫不經心,他的寫作溫度也比較冷。而比較熱的作品,我印象很深的是《罪與罰》,書中那種爆炸式的敘述,刻畫極深的人物心理,讓我在閱讀時有如在喝烈酒,我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基礎溫度真是到了滾燙的地步,到現在我也不敢再重讀《罪與罰》,或者讀陀翁的其他小說。

                      李:聊聊令你印象深刻的一部電影。

                      錢:《楚門的世界》。它與《一九八四》一樣,它在震撼我的同時,引起我的深思。楚門“truman”,其“tru”是否就隱含著“true”之意,即他是一個真實的人,或者他是一個向往真實的人。

                      這樣一個真實之人,卻生活在“桃源島”,一個虛假的世界,這是影片中最大的矛盾。他在桃源島的出現讓我想起《豌豆上的公主》的結尾之句:“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卑餐缴砸痪溥B本身是否虛構都模棱兩可、無從可知的句子否定了整篇文章的虛構性,無疑是點睛之筆。也許安徒生此句多少還有點“小把戲”的意思,那么《楚門的世界》則是將這種感覺發揮到了極致。它正式與虛構相互碰撞又相互否定,事實上,自始至終,我們并不能分辨哪個才是真實的世界,楚門的逃離,是為了消除心中的否定感。

                      李:你身邊的人是如何評價你的?你覺得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錢:他們覺得我有很多面,覺得有時我展現的完全是不同、甚至相對的性格。我覺得我是一個很叛逆的人。

                      李:談談你對傳統文學和網絡文學的看法。

                      錢:相較傳統文學,網絡文學傳播快、讀者眾多,但它所能表現出的道德、思想內涵顯然相形見絀。我喜歡把網絡文學看做快餐、零食,而傳統文化看做正統的大餐。大餐吃多了,也許會厭其繁雜的禮儀模式,這時候,偶爾輕松一把也沒問題。但快餐、零食吃多了恐怕再吃大餐就難以適應,更甚者,吃壞了拉肚子,則后患無窮。絕不能以閱讀網絡文學的方式去看傳統文學,這就好像在盛宴中輕佻地撥弄盤中之食,并使盤碟雜然作響。至于以傳統的眼光去欣賞網絡文學,我估計也不現實——至少我還沒見過:一桌人西裝革履,危然端坐,刀叉陳排,盤巾列然,寂然無語,正目端容地享用泡面。

                      李:獨處時,你會想些什么?

                      錢:基本是瞎想。有時想法的突如其來讓我猝不及防,比如前幾天刷牙時,忽然想到《老人與!返慕Y尾:“他正夢見獅子!币幌氲剿揖陀|了電一樣抖了幾下,因為覺得寫得好,實在太好了,意想不到的妙。而以前并沒有這樣的想法,并且我已有一年多沒有看過《老人與!妨。

                      李: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頒獎典禮曾邀請了許多知名作家為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進行頒獎,你知道都有哪些作家曾蒞臨現場嗎?

                      錢:秦文君、沈石溪、曹文軒、湯素蘭、張之路、冰波、伍美珍等。

                      美女高潮喷水视频
                          <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