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

                      為時代而歌
                      ——新時代十年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回望(詩歌篇)
                      來源:中國民族報 | 時間:2022年11月08日

                      文/邱婧

                      在我國少數民族文學中,詩歌創作一直很活躍,以其豐富的話語樣態綻放于我國文學的百花園。

                      新時代10年,少數民族詩歌繁榮發展。各族詩人根植于中華文化沃土,從時代之變、中國之進、人民之呼中提煉主題、萃取題材,創作出一批藝術性與思想性俱佳的精品力作,展現了新時代少數民族詩歌創作新貌。

                      1多措并舉少數民族詩歌蓬勃發展

                      我國少數民族文學的創作態勢與黨和國家對各族作家的培養和文學制度建構息息相關。黨和國家歷來高度重視文藝事業的大繁榮大發展,重視各族文藝人才培養和隊伍建設工作。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文藝工作座談會(2014年),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2016年),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2021年)等一系列重要會議先后舉行,對新時代文藝工作和各族文藝工作者提出新要求、新希望,推動包括少數民族文學在內的中國文學蓬勃發展。

                      同時,黨和國家對少數民族文學的重視和對少數民族作家的培養還體現在文學創作會議、文學評獎、期刊編選等諸多方面。2019年,由中國作協和國家民委共同主辦的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會議,重點回顧總結了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少數民族文學發展歷程,研究進一步繁榮發展我國少數民族文學事業的舉措,團結帶領全國廣大少數民族作家和文學工作者開創新時代我國少數民族文學事業的新局面。自1981 年創立的國家級文學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在歷屆評選中共有 167 部詩集獲獎。新時代10年,“駿馬獎”共評選了3屆,包括張遠倫、馮娜、崔龍官、依力哈爾江·沙迪克、曹有云、李貴明等在內的一批優秀詩人獲此殊榮,獲獎作品體現了他們對生活、對時代不同角度的想象和書寫。

                      在文學出版方面,中國作協少數民族文學發展工程“中國少數民族文學之星”叢書項目、中國作協少數民族文學發展工程出版扶持專項成果之一《新時期中國少數民族文學作品選集》、中國作協少數民族文學重點作品扶持項目,以及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負責的《金石榴:中國少數民族文學作品年度精選》等,均結集出版了少數民族詩歌作品。這些作品以年度申請及年度選集為主要模式,既有詩人新作,也有在主流文學報刊上發表后的精選作品,展現了少數民族詩歌的繁榮發展。

                      另外,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和四川民族出版社聯合編選的《藏族青年優秀詩人作品集》(十卷本)、始于2013年《中國新疆少數民族原創文學精品譯叢》項目(包括《新疆維吾爾族詩歌散文精選》《新疆哈薩克族詩歌散文精選》等詩歌集),也都充分展示了少數民族詩歌的創作成果。2016年,四卷本《中國彝族當代詩歌大系》出版,共集納310位彝族詩人的作品,選編年代跨度近90年,與中國新詩發展史同步,為研究我國當代少數民族現代文學以及現代藝術發展歷程提供了鮮活的素材。

                      10年來,以少數民族詩歌創作為主題的文學交流活動也十分豐富,比如“中國新詩百年論壇·少數民族詩歌創作”研討會、四川理塘“倉央嘉措詩歌節”、廣西多民族作家“岜萊詩會”等,既為各族詩人提供了交流互動的平臺,也推出了一大批優秀詩歌作品,展示了少數民族詩歌的蓬勃活力。

                      2反映時代主題 書寫文化記憶

                      近年來,結合時代主題、體現新時代文學精神的詩歌作品表現搶眼。就脫貧攻堅題材而言,盡管作品主要集中在報告文學、小說、散文等領域,但詩歌方面也不乏佳作。

                      《心中的愛——來自新疆農民的頌歌》是新疆麥蓋提縣的農民詩人與新疆文聯駐村作家共同創作出版的詩集,分為“農民寫”和“寫農民”兩部分,形成互文性,既展現了新時代新疆農村的建設成就和農民的精神風貌,也體現了新時代文學的特征,表達了創作者對偉大國家深深的愛。重慶女詩人隆玲瓊的詩集《你住幾支路》收錄了其兩年來創作的百余首詩歌,記錄了她從事扶貧工作中的見聞。另外,貴州作協組織編寫的《烏蒙見證:全國詩人助力畢節試驗區脫貧攻堅詩歌作品精選》也頗受關注。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少數民族詩人沒有缺席,一大批抗疫題材的詩歌作品直抵人心。蒙古族詩人查干牧仁在《我們都是沉默的親人》中寫道,“天空寬闊,藍的空無一物/人間擁擠,遍地是英雄的親人/你看,他們和她們/正從遙遠之地逆行奔赴/替生命負重前行”。廣西羅城仫佬族詩人桐雨創作詩歌《呼喚》,并譜曲成歌,表達對武漢疫情的深切關懷。除了作家文學,民間文學的詩歌樣式也參與其中,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展開抗疫宣傳,用文學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在呈現民族文化記憶和地域性知識上,少數民族詩人的詩歌創作也不在少數;刈逶娙笋R占祥的《西北辭》得益于西北大地的饋贈,體現了濃郁的鄉土氣息和獨特的民族神韻;苗族詩人張遠倫的《逆風歌》根植于民族記憶與鄉村經驗,既有對日常細節的敏銳捕捉、對自然萬物的體恤關注,也有對世道人心的精到刻寫;白族詩人何永飛的詩集《面朝雪山》以本位性的角度展示了云南的邊地風物,將古老的民間記憶映射到當下的生活實踐中;彝族詩人阿赫長江的《燎原》和阿卓務林的《指路經》,均強調和凸顯了與涼山密切相關的文化意象與符號象征;藏族詩人剛杰·索木東的《堡子》《紫銅馬勺》以場景回顧的方式尋找過去的民俗記憶,并同時用開放式的書寫觀照當下。

                      總的來說,無論是對重大時代主題的觀照,還是對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書寫,少數民族詩人都堅持從時代、祖國和人民的需要出發,從腳下的土地出發,從自己的生活體驗和切身感受出發,將自己作為民族的時代歌手和人民代言人的崇高使命滲透到作品中。

                      3全球視野、新工業寫作 展現詩歌新風貌

                      少數民族文學既是我國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屬于世界文學的范疇,需要對整個人類世界進行觀照。新時代10年,少數民族詩人的創作視野和題材不斷拓展,引入了世界性文化話題、生態話題,并展示出獨具魅力的詩歌樣態。

                      著名彝族詩人吉狄馬加的《純粹·火焰上的辯詞:吉狄馬加詩文集》,收錄了詩人近200首優秀詩作,以及他參加國際詩歌活動的文學演講與隨筆精華,展現了吉狄馬加所具有的國際視野、精神意識和文化底蘊。此外,普米族詩人魯若迪基的《車過二郎山隧道》從風景出發,展示了詩人對人類及世界的思索與觀察;藏族詩人嘎代才讓的詩歌《因此,愛你》通過詩人與兒童的對話,抒寫對自然生態和世界的思索。

                      在近年來的少數民族詩歌成就中,時代洪流中產生的新工業寫作也應被納入其中。新中國成立以來,工業題材的詩歌作品以其與現實世界的密切關聯,成為現實主義文學創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少數民族詩歌來說,20世紀以后一個相當矚目的現象就是新工業詩歌的出現。尤其是新時代以來,信息化催生新的發展,這也使得詩人的社會身份、個人經驗和寫作經驗都有所更新。他們將最直接、迅速感知到的生命體驗付諸筆端,描繪出鮮明的新工業詩歌圖景。同時,新工業寫作如何融合更為寬廣的社會,透視出更為復雜的精神與靈魂,也是他們深入思考和具體實踐的重要議題。

                      彝族青年詩人吉克阿優在他鄉觀察社會、體味生活,用詩歌抒發鄉愁,反觀文化傳統;土家族詩人冉喬峰以網絡為主要平臺進行詩歌生產和傳播;馮娜的詩集《無數燈火選中的夜》則是對邊地與城市、傳統與現代的深度思考和挖掘?梢哉f,新工業詩歌展現了年輕一代詩人的詩歌新貌。

                      簡言之,在新時代文學的話語背景下,少數民族詩歌以深刻的時代主題、豐富的地方性知識與多民族生活經驗,匯入中國多民族文學,反映了10年來的社會文化背景與時代特性,是當代文學中值得關注的議題之一。同時,少數民族詩歌的發展呈現出開放式的話語特征,為中國文學走向世界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美女高潮喷水视频
                          <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