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

                      范小青《家在古城》:古城之變的藝術深描
                      來源:文藝報 | 時間:2022年11月02日

                      文/王 暉

                      作為小說家的范小青,其關注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蘇州這個有著2500年歷史的中國文化名城。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她先后寫下了《褲襠巷風流記》和《城市表情》等長篇小說,藝術呈現以蘇州古城為原型的城市今昔變遷史。手握五彩筆的范小青新近出版長篇非虛構作品《家在古城》,又一次聚焦千年名城蘇州,以有別于其慣習的虛構手法,真實真切真情地深描這片令其反復詠嘆、魂牽夢繞的魅力土地。

                      美國人類學家克利福德·格爾茨等人曾提出過“深描”這一概念,即相對于僅僅描述人的外在行為本身的“淺描”,“深描”更注重探討和展示人的外在行為背后的意識、動機和意義。在我看來,《家在古城》即是范小青以非虛構方式對蘇州古城的一次超越外在形貌、頗具思想內涵和非虛構精神的深探。

                      “深描”首先體現在作品以“我”的視角,通過大量的場面與細節呈現出基于非虛構性的親歷性與現場感,表現了小說家非虛構敘述的獨特審美氣質。對于蘇州,范小青可謂長于斯的“土著”,與其所描述的對象之間幾乎是沒有“違和感”的零距離接觸!都以诠懦恰返某霭媲》晏K州古城保護40年紀念時間節點,全書分為“家在古城”“前世今生”和“姑蘇圖卷”三個部分,以時空交錯的全景式敘述,將極具文化遺產風韻的蘇州古城的地理、歷史、經濟、文化、城建、生態等和盤托出,大有百科全書的意味。作品對城市發展肌理進行了詳盡的田野調查,從一個點——同德里開始,逐漸滲入其間、拓展開來,形象化梳理和演繹歷史正說與傳說中的蘇州古城世紀變遷發展史。第一部分“家在古城”將寫作者自己曾經生活過的民國建筑街區的今昔之變,兒時追憶與當下時空穿越匯聚一體,激活了物、事、人、情,展現出一幅滄桑絢麗的蘇州古城風情圖畫。第二部“前世今生”則主要再現對蘇州多個典范名人故居(老宅)的保護、修繕、開發和活用等,重點描述鈕家巷3號“狀元府”、費仲琛故居、墨客園和潘祖蔭故居等的前世與今生,并由文廟、藏書樓和全晉會館等引申出對蘇州“崇文重教”城市風格和社會風尚的敘說,鮮明凸顯了蘇州古城厚重的文化價值。第三部分“姑蘇圖卷”沿三個路徑展開:一是敘說“平江路”,即主要寫基本延續唐宋以來蘇州城坊格局、不可復制的古城根脈——平江路古街。重點講述自2002年開始的“平江路風貌保護和環境整治工程”所取得的“整舊如故,以存其真”的成功經驗,譬如形形色色的橋與古井、重新開通的張家巷河河道、干將路的得失褒貶等。二是對姑蘇繁華第一街“山塘街”之“山塘歷史文化保護區保護性修復工程”的往事追憶與現實觀照,描述政府及專家以“漸進式、微循環、小規模、不間斷”模式,搶救、修復、保護包括“蘇州城外最大建筑群”玉涵堂以及刺繡評彈等在內的山塘歷史與人文遺存。三是敘說最具蘇式生活的老閶門、南浩街、西中市、觀前街、盤門和葑門,以及以東吳大學舊址為代表的經典近代建筑、蘇州老廠房等古城典型今昔景觀的當下樣貌。這三個部分的敘述無一不是遵循作者“我”的采訪調研路徑進行的,“我”出現在所有重要現場,讀者仿佛是在跟隨作者一路同行同觀同感。

                      “深描”還表現在作品敘述的格調與通行的報告文學有所不同。應當說,《家在古城》的題材足夠宏大——蘇州古城的前世今生,寓意足夠深刻——中華文明的淵源、新生、承傳與復興。但其敘述卻是娓娓道來、接地氣式的。譬如第一部分對于同德里和五卅路的敘述,即加入了大量作者“我”及其發小、同學、鄰居街坊極富家常意味的現場互動,顯示出以毛茸茸的“小歷史”演繹宏偉壯闊“大歷史”的敘述格調。歷史敘述的“宏大敘事”,多是記錄重大歷史性政治經濟文化事件、領袖或精英人物的言行。當然,也可以以一斑窺全豹,用草根、民間性世俗化事件和細節來演繹歷史,顯示出充滿生活質感的“小歷史”!都以诠懦恰吩佻F了諸多與作者聯系較多的人物,譬如張愛萍、徐老師、徐阿姨、朱依東、胡敏、朱軍、謝孝思、高福民、史建華、王仁宇、徐剛毅、高虹、殷銘、王金興、姜林強、范總、尹占群、阮涌三、李永明、平龍根、朱興男、吳曉帆、張涼和徐文高等,他們是作者的老鄰居、老同學和老朋友,或者是老專家、老領導、古保委工作人員及街道干部等,甚至還談到作者自己的母親和外婆。對于有著2500年悠久歷史的蘇州古城來說,可以言說的內容和角度非常多。作者選擇了一個特別的視角切入,即從自己曾經生活居住過的“同德里”和“五卅路”兩個蘊含古城歷史和典范建筑意味的街區講起,逐漸將古城話題由點到面地延展開來。這樣,就使得“小歷史”的敘述落到實處,使得由這些普通人所構筑的“小歷史”折射出時代變遷的“大歷史”,也使得作品在“我”的親歷式和見證式的敘述中凸顯出非虛構真實再現客觀現實的基本品質。

                      在作者細膩的筆觸描繪下,蘇州古城的代表性街區、建筑、人物和事件得以生動呈現,特別是其中有關古城改造的敘述,尤為深入細致,將政府、居民、企事業單位等各方因素的應對和解決巨大難題的同理心和責任心生動敘寫出來,包括以“消滅”千年馬桶為中心的“城區居民家庭改廁工程”,對同德里同益里等具有民國特色的街區宅院進行“修舊如舊”的整治、留住文脈和人脈的“松動”活化保護利用等在內的典型案例的重點描述即是如此。這種再現熔鑄著作者的生活經驗和情感寄托,既是由童年記憶開始的對鄉愁的重拾與感懷,也是立足當下對古城所做的“驚鴻一瞥”和“驀然回首”式的重新發現。這種發現不是一個外來采訪、觀察者的純粹理性的觀照,而是一個久居其中的“土著”對自己深愛土地執拗的情感性探尋。

                      當然,尤其難能可貴的是,這種鄉愁重拾和情感性探尋,并沒有一味地為家鄉所諱,而是通過種種的“深描”體現出無處不在的頗具哲理的反思性。與小說專注于以“呈現”寫人世有所不同的是,《家在古城》體現了作者主觀考察與情感表達的“講述”占據主體地位。這里的“講述”有各種方式,其中最為顯明的體現為文中較多出現的“畫外音”,即表達作者思想、思緒和感悟等知感交融的非敘事性話語。這種“講述”的意義,一方面在于引領讀者把握作品所敘述的基本內容;另一方面也在于宣示作者對于再現對象的理性認知或情感態度。在文中,作者對于蘇州古城保護所作的“理性的愛”的評價無疑有著特別之處——“蘇州是理性的蘇州,無論是領導、專家,還是普通百姓,都非常理性,有時候頭腦會發熱,但是也會冷靜下來,不會一味地狂熱下去。這種理性,這樣的冷靜,是建立在對待古城的態度上的,對古城的敬畏、對古城的熱愛、對古城的責任,使得所有的決策者、建議者、執行者,甚至旁觀者,都始終如履薄冰,始終如臨深淵”!盁o論他們是不是蘇州人,是不是蘇州籍,他們的目光,他們的念想,都和蘇州、和蘇州古城緊緊地相依在一起!睂τ诠懦堑奈磥,作者的思考則更為深入和嚴肅——“今天,我們所保護所修復的,都是我們的先輩留給我們的,而身處今天這個時代的我們,適逢時代變革發展,除了保護好古跡,今天的我們,又能給我們的后人留些什么呢?留些什么既有地域特色又有時代特征還有文化含量精神價值的東西呢?”作者此處的話語實際上已經涉及到以古城建筑和街區為代表的文化遺產的繼承,以及在此基礎上的文化創新問題。這樣略帶憂慮的發問極具現實感和前瞻性。因為古城保護絕非單一事項,而是浩大的系統工程,涉及城建、環保、規劃、美學、歷史、社會學、心理學、文化學等!都以诠懦恰芬云錆庥舻姆此夹愿嬷覀,以蘇州古城為代表的歷史遺存需要古為今用,在保護中傳承、在傳承中保護,在既蘇式又新式的生活中賡續文明血脈。應當說,作品當中的這些“畫外音”亦是以創作主體的感知體認為前提,并非小說式的婉轉曲折表達,而是直抒胸臆、直陳利弊、直言不諱,以此盡顯知識分子的憂患意識、人文關懷與責任擔當。

                      除卻虛構之外,《家在古城》在結構和語言等方面所呈現出來的小說式表達的靈動與可讀性無疑是十分顯明的。這自然得益于作者的小說家身份及其對于此種文體數十年歷練的爐火純青。從這個角度觀之,這部非虛構作品所凸顯出來的跨文體品格,在當下的非虛構文學序列里無疑散發著別樣的光彩。當然,小說家范小青在《家在古城》當中努力遵循著非虛構的敘述原則,以較多的紀錄性文字再現或者還原現實或歷史時空里的人、事、景、情,顯示出強烈的現場感與紀實性,給予讀者身臨其境般的沉浸式體驗。譬如第一部分以較大篇幅再現的作者與街道領導、居民等的“雙塔街道座談會采訪實錄”,作者與被訪者的提問對談,作者與環衛工人喬師傅的對話;第二部分作者與高虹、潘裕達的對談實錄;第三部分作者采訪香洲扇坊張涼、朱興男夫婦的對談實錄,作者有關“山塘街”的各種思緒觀感等。

                      歷史文化遺產是注釋歷史最好的“活字典”——這是《家在古城》里面的金句。作者通過對蘇州古城前世今生的再現,也已經達到了以非虛構文學的方式“注釋歷史”的目標;蛟S,這正是《家在古城》的文獻價值所在。作品中大量的文獻佐證和數字數據足以證明其“用事實說話”的理念和誠意,也完全可以看作是其文學價值的一種精彩加持。

                      美女高潮喷水视频
                          <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