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

                      西籬詩集《隨水而來》:詩歌的動態奇幻之美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時間:2022年10月27日

                      文/唐德亮

                      動態奇幻之美是西籬詩集《隨水而來》的重要詩美特色。所謂動態奇幻之美,是指詩人通過他的詩歌,建構出一種畫面與詩情的動態與奇幻的詩境,這種詩境是流動的 、變幻的、空靈的,形成一種動態與奇幻的美感,具有獨特的詩美特色。詩集《隨水而來》是這種詩美的鮮活例子。

                      在《隨水而來》這本詩集中,具有動態奇幻之美的詩作不在少數。在開卷的《光》這首詩中,詩人將“光”這種自然現象予以動態化:“黃昏:白羽毛的鳥/自向西的窗 涌進/悄悄 蒞臨人群/在地板涂銀/在白墻描金/在一杯水里/漾出鉆石的歡欣//有人絮語 有人聆聽/記憶的微笑/靈魂的眼神……//片刻 又片刻/片刻之后/鳥兒聽見 遠方的呼喚/鳥群忙碌翅膀把黑夜/從大海煽動到山頂/收束尾翼 原路退回/帶走鉆石、金和銀/頭顱優美地扭轉眨眨眼/我心領神會//我也一樣來過/將很快離開/光一樣輕盈……”在這首詩中,詩人以動寫靜,連用涌進、蒞臨、涂描、漾出、煽動、收束、退回、帶走、來過、離開、輕盈等動詞與形容詞,將靜謐的、光芒涌進的夜景描繪得生動多姿,構造出使一幅動態空靈的美的境界,含蓄地表達其神秘的美。

                      美國語言學家愛德華·薩丕爾說過:“語言的流動不只是和意識的內在內容相平行,并且是在不同的水平面上和它平等的,這水平面可以低到為個別印象所占據的心理狀態,也可以高到注意焦點里只有抽象的概念和它們的關系的心理狀態,就是通常所謂的推理?梢,語言只有外在的形式是不變的;它的內在意義,它的心靈價值或強度,隨著注意或心靈選擇的方向而自由變化,不消說還隨著心靈的一般發展而自由變化!保◥鄣氯A·薩丕爾《語言論》,商務印書館1985年版)。長詩《隨水而來》就是這樣一首佳作。詩人在流動的景觀與情緒中發拙詩美,表現詩美,在語言的流動中隨著心靈的自由變化而跳躍。全詩二十五節,每一節都似乎與“水”有關,這“水”既是有形的物態的水,但更多的是指形而上的水。詩人意到筆隨,在流動的思緒中,不斷變幻場景,隨著動態的詩情、詩思不斷創造一幅幅耐人尋味的詩境。第一節,詩人的詩情高漲:“隨水而來/它無聲無息卻長驅直入/在它洶涌之峰的上部/日光閃爍的地方/生活/正消融其實有的一切/你在旅途/在傍晚的車窗旁/看到那即將逝去的/陌生的燈火/又作為某種證明/在遠方移動”,在這里,“洶涌之峰”、“旅途的車窗”、在“遠方移動”的“陌生的燈火”構成一組由近而遠的動態畫面,表達了詩人活躍跳動的詩思,我們看到了一個探索者的執著身影。而從第二節至第二十三節,詩人的意識流不斷變幻,詩情不斷滾動,將讀者帶進“隨水而動”、時而浪花飛濺,時而靜流則深的詩的河流之中。到第二十四節,詩人作為“自由之子”,“大智若愚地嘻笑”,“我們只需要片刻/陽光就會流進/理想的心中”,說明詩人對理想的追尋,已經有了重大收獲。到第二十五節即最后一節,詩人的詩情再度高漲:“魚群游動/它們的季節到了”,“歌聲自四方而起/那四處蟄伏的精靈/她們終于輕盈起來/如天空的水滴/……魚群游動/它們愉快的生活正在開始/它們豐滿、優美/在透明的水中前行……” 這是一次成功的掙脫舊我之旅,看來,經過一段長長的“河流的顛簸”之后,詩人的思想也已經成熟、豐滿,在她的精神領域已能夠更輕盈地在水中前行,穿越風浪了。這首長詩,詩人展開聯想的翅膀,在自己的幻覺河流中沉浮,旋轉,化靜為動,將其豐富的想象,對人生、人性的思考化為搖曳多姿、優美靈動的詩行。洋洋灑灑,有濃厚的幻想色彩,境界深邃、繽紛、神秘,是一首富有張力的作品。

                      詩集中的另一首長詩《水》與《隨水而來》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二者并非簡單的重復。二者都以水為載體,借“水”抒情。詩人打破時空,構建自己的精神空間。在第七節中,她在“柔波起伏”之外的千古不朽的曬臺,“長久地等待燈火輝煌的遠處/一個我們終生渴望的身影”;她自擬青蛙,在“無邊無際的池塘”“無底的底部”,“叫聲里總藏著自己的靈魂”。詩人將水、青春、童年、幽光、閃電、燈光、火焰、池塘、星星、夜來香、落葉、陽光……全調動起來,廣渲氣氛,升華詩的境界,使其動態美、空靈美、奇幻美顯出強烈的情感濃度。

                      《懷念花溪》也是一首富有動態美感的作品。詩人先將花溪比擬作藍寶石,又似“矢車菊的花瓣/在云貴高原上搖曵”,這是美如花瓣、搖曵著的花溪!澳憧聪椎乃莜偪竦匚璧/像自由女神傾瀉她們的激情”,這是花溪外在的動態美!叭绻俏逶/綿綿細雨就會漲滿她的心房/漲滿她戀愛的欲望”,“即使寒冬降臨 大雪紛飛/花溪也依然碧綠/運載著朵朵雪花/流向遠方……” 這是花溪內在的美。這種與眾不同的感受與表現,在形式上獲得了動態跳躍的快感與美感。在《風翻越又一個世紀》中,作者用“風翻越又一個世紀的峰巒”一句就將風的形象化、動態化,既寫出風的力度,又寫出時間的滄桑!帮L已經溫柔又蒼勁/年輕的女郎從遠處慢跑而過/半空里全是亞麻色頭發飛揚的影子”,從女郎的角度寫出風的影子與形狀。

                      西籬的詩,追求動態奇幻的美,但她她既仰望星空,又腳踏堅實的大地。她“在我的土地上有全部的心靈之路/永遠回響人類希望的足音”(《風翻越又一個世紀》)。在《太陽雪 玉樹殤》中,詩人悼念玉樹大地震中的遇難者,她思考:“生命并不屬于你,不屬于我們”,她的思緒穿越時空,上天入地,“我的靈魂匍匐在格薩爾廣場/我想潛入地底 或者升入空中/卻不能找回安寧的夢鄉/一個夜晚改變了世界/所有被禁錮的血液/改變了雪的形狀”。詩人以她獨特的創造力,賦 “太陽雪”這一自然現象以新奇的內涵與凄美的詩意:

                      看啊,空中降下了冰晶/逝者的靈魂與太陽雪結伴而行/…… 太陽雪 水的形狀/靈魂的形狀/眼淚的形狀/亡靈的歌聲/在云開日出的地方/在群山之巔翻翔/一切變得柔軟/所有將要到達的地方/光的胳膊水的曲線/白晝似朵朵雪蓮/群山像大海的波浪/讓我們緊閉雙目/祈禱在花瓣和水珠中流傳/在高原上飄蕩/疼痛/完美的時光…/飛翔/到達/完美的時光

                      一連串美的意象,加上一連串動詞,奇幻的詩境,使詩人對死難者的哀悼、疼痛,躍動著生命的旋律,化作了“太陽雪”一樣美的詩魂,令人感動!疤栄庇谑且渤闪艘粋有獨特意義的意象。

                      有詩評家稱西籬的詩為夢幻之詩,我認為是奇幻多蘊含夢幻,或曰夢幻產生奇幻。很多是如夢似醒,如幻似真的境界。常有“云破月來花弄影”的意趣。她的追求、理想、幸福、痛苦、歡樂、憂傷、寂寞、惆悵……都在這似幻似真的朦朧詩境中經意或不經意間自然地流露。她的敏感、纖細、復雜、多彩的詩心都在這些含蓄、隱喻、象征、暗示中藝術地呈現,其高超的詩歌藝術也就蘊含其中。既有美的形象與意境,又有奇幻中的瀟灑、神秘的幽思、飄逸與深沉。在《夜的!贰逗5膲簟贰赌荷缤貞洝返仍娭,詩人以她獨特的生命體驗與敏銳詩眼,創造出一幅幅優美的動態的詩境,靈動的意象,動態的奇幻,令人神往!兑沟暮!吩娙说膬刃氖澜纭办o如潮水”“狂如潮水”,詩人的情感世界與生命力如奔騰的潮水!逗5膲簟穼⒋蠛5膲魧懙蒙鷦、神奇與壯美:“夢的浮力/游動的地方/水草們歡悅/海星子們歌唱”,“遠處的燈”是人們“向往的地方”,人們在這里分享“靈的光/光的眼/眼的夢”。這,或許是詩人審美理想的歸宿?在《所有的路皆被夢幻照亮》等詩中,詩人呼吸夢幻,“沐浴這夢幻的時光”,體驗夢幻,將她的思考融入夢境與夢幻,于是靈魂與道路皆被夢幻之光照亮。于是,她的愛人“帶著他秘密的心靈前往”這美的所在。西籬如夢似幻之詩,使她詩歌的動態美令人回味,更富魅力。

                      美女高潮喷水视频
                          <mark id="vpdzp"><listing id="vpdzp"><i id="vpdzp"></i></listing></mark>
                            <mark id="vpdzp"></mark>

                                  <font id="vpdzp"></font>